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田金双的娱乐私塾

田金双的娱乐私塾

 
 
 

日志

 
 
关于我

明星经理人,娱乐私塾创办人

娱乐私塾创始人田金双 ★中国传媒大学娱乐策划人进修班创始人、主讲教授,中国首家娱乐私塾创办人,明星经理人 ★“娱乐策划”概念发起者、“明星经理人”概念发起人、“国学策划”发起人之一 ★首次将“娱乐策划”概念引入高校课堂第一人,倡导通过古典文化对现代娱乐纵深解读 ★首个娱乐心理咨询人、率先开办娱乐心理诊所 ★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客座教授 ★曾为《风云人物》周刊总编、十大金牌娱乐策划人 ★携数十明星策划“百位明星抱拳迎奥运”全球公益活动,《杨贵妃秘史》宣传总监

网易考拉推荐

粉丝致《杨贵妃秘史》的公开信(全文)  

2009-06-03 01:59:00|  分类: 【文化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钟汉良粉丝致尤小刚导演及教外人士的公开信(全文)

 

/vicdy8183 

 博主观点:该文12500字,篇幅较长,但观点分明,分析到位,毫不夸张地说,作者论文式的行文和分析甚至超出诸多行走在影视界多年的娱乐战士和所谓精英,很值得业内人士参考和借鉴。值得称道的是,尽管作者是钟汉良的粉丝,但对小哇的分析得体、到位,且不失中肯、不偏不倚,值得各娱乐战士和各粉丝团的借鉴。原文未经任何删减,特刊载如下:    

(一)关于尤导 
   
尤小刚导演,一位在影视圈内赫赫有名的著名导演,其导过的片子风格迥异,而给予观众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为京都纪事,二则是秘史四部曲。就本人而言,或许囿于年龄以及览赏能力的关系,会更加偏爱秘史四部曲。从马景涛至钟小哇,从孝庄至康熙,这份喜欢是超越明星崇拜的喜欢,原因很简单,因为尤导擅于将野史,又或者民间传说,有机的糅合在既定的历史环境之中,而这种糅合,却不平庸,不媚俗,每每都会带给观众新鲜的感觉。
   
我一直认为,剧集的创作,是属于另一种特殊存在的文化现象。正如同存于世间的亿万类笔墨书卷都会带给人们以美的感受,而唯一有所区分的,不过是,一种为无声静默的读物,而另一种则是有声有图的动态显示。
   
对于电视剧这么一种文化现象是否被采纳,是否被喜欢,一般而言,市场为导向,而观众的口碑亦或说是收视率,则很大程度上成为评判的标准。所幸的是,尤导所精心炮制出的秘史四部曲,无一例外,都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或者可以这么说,对于秘史系列,尤导有着非一般的掌控水平。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正如世间所有之事,有正必有反,有褒必有贬的道理一样,这样的秘史野史,于某些正经的史学家眼里,或许不值一哂,尚有诸多错漏缺失极待弥补之处,因为无论电视剧以何种形式出现,终究是一种文化的体现,而在文人的心目中,对文化所持秉的态度个人都有一套标准。所以,这个世上,便会有一本本的著作,一篇篇的学术研讨报告呈现。
   
可是,实际上,这一本本,一篇篇,由研学家们所费尽心血所研讨所付梓的书章,纵然流于书市,真正观者又有几人?纵然购置,真正以心悟之的读者又有几何?它们是这样静默的存在,却又实难吸引普罗大众的眼光。也唯于此,电视剧集这个有声的读物应运而生,它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书本的枯燥乏味,以另一种灵动的方式向人们展现了上下五千年的中国的各样风貌。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中国的电视剧集自四五十年代萌芽起,便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极至今日,各种零零总总,形式不一,性质各异的剧集,充满着屏幕,而作为观者的我们,早已度过那种受制于电视的日子,遥想当年,只有有电视节目看就已满足的时日真的已经不复存在了。而现在,电视遥控器是最佳的武器,不喜欢,我们可以轻易的转移目光,继续,收视率,观者的口碑,甚至会比某些专家们的预测肯定,更加直接简单的断得剧集的走向。
    而此时,便出现了一种奇特的不容忽视的现象。如果一个剧种,能够长期的被一个国家的观者所接受,那么藉由这个文化所展现出来的文化,又或风貌,势必有其存在的理解,亦势必在某一层面上触动到了这个民族的观众群的心理。例如,当年蜂涌而上的“戏说”、“清戏”、“金庸武侠”、“翻拍名著”等等系列,当然,也少不了尤导所指导的“秘史”系列。
   
其实,仔细看看这些系列,有哪个不是出自于大导演的手笔,又有哪部没有腕级别的明星加盟,又有哪个不是未播先热,做足了宣传的声势。然而,观者不会因为你的名气,你的大肆渲染铺张,而给你有特别的加分。某时,甚至会出现期望越大,失望越大的情况出生。
    观众不同于专家,她(他)们对于电视剧集的好与坏,精彩与差劲的评断,若真以论文,著作的方式一一列出,恐不现实,然而,好看就是好看,倘若定要探照出个子丑寅卯,HC偶像的会说,因为这剧里面有我某某喜欢的明星,而更多淡定的教外的观者,会说,哎呀,因为它的某某情节,某句台词,某个人物,所以我们才会喜欢。
   
值得庆幸的是,尤导的四部秘史系列,不单单于HC明星的粉们,即使普通观者,亦无法不为其剧情的精彩所称赞。大家都知道古装戏难拍,尤其是拍摄那些国人皆知的人物,情节,环境……稍之不慎,便会引发连番的口诛笔伐。而尤导于古装剧集的定性可谓十分聪明而圆滑,只是单单的一个“秘”字,便直白无比的告知我们,它绝不会是一部方方矩矩的历史正剧,间歇将会掺杂着某些难以在正书官书里的野史趣事,有圆,有方,有正,有秘,才是剧集的最大特色。或者这么说,这里的剧,是一部构建在正剧之上,又完全超超了正剧的一部赋予的迥异于以往唐史的情节剧集。
   
既有历史的正迹,又有机的掺杂了个人的理解,既管住了学精思深的现代学术泰斗们的慎慎之心,又充分满足了普通观众看剧的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心理。可以这么说,经过多年的在影视方面的摸爬滚打,尤导自是有着一套独辟蹊径的,能够牵动广大国人艺术神经细胞的妙药良方。 

(二)

以戏说或加秘的成份糅合其中,将僵化亘古的历史事件以一种全新的方位于四方盒中呈现出来,从它刚刚诞生起,便吸引了无数人们的好奇眼光。而这亦直接导致了一段时期以来,银屏上被大大小小的相似剧种充斥,直指人们累了眼球,疲了心神。
   
然而,这股热潮时至今日,已然稍有消歇之势。目前市场上似乎又成为了潜战戏,军种戏,家庭伦理剧,三足鼎立的格局,且三者分别以《潜伏》《士兵》《金婚》为代表。经过三年时间的沉淀,尤导终于厚积薄发,已确定筹备拍摄《杨贵妃秘史》这另一值得期待的秘史剧集。
   
大唐盛世,万古流芳;美人倾城,千载歌颂。美人,君王,社稷,国难,情愁,爱恨,这个几乎普及到社会每个角落的“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的四大美人之一的红颜,她令人扼腕叹息的悲悯一生,对于艺术的再创造,有着不可思议,且能量巨大的社会性痴迷。
   
而剧集翻拍的之多,之密,截止目前已然有了六个版本,分别是最梦幻的杨贵妃:周洁版本; 最敬业的杨贵妃:林芳兵版本;最有争议的杨贵妃:向海岚版本;最火辣的杨贵妃:王璐瑶版本;最瘦弱的杨贵妃:范冰冰版本;以及天生丽质让六宫无颜色的冯宝宝版杨贵妃。从以上数剧,或多或少的可以看出,杨玉环,这位绝色年华便殒于马嵬坡的薄命红颜,对于影视仿佛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竟使许许多多的艺术者们为其倾情创造了更浓烈的艺术氛围。
   
竟相翻拍杨贵妃电视剧现象,是一种很值得玩味的文化现象。首先,它得有料可挖,有巨大的空间,可供艺术者们尽情发挥,且具有各不相同的特色。所幸的是,上述的六个版本,无论好坏,皆有其不同特质,而有所区别的,便是它们都在寻找着自己所能接纳的受众群。而这种受众群的多少,则直接则剧集本来的质量,暨我们常提及的剧集精彩程度所控制。
    因此,当一种艺术形式与一个群体终于产生如胶似漆的互相吸引力的时候,当它们交融一体而几乎物我两忘的时候,便产生了良好的口碑,较高的收视百分比。当然,此处所提及的受众体,便是我们广大的普罗大众。 

(三)

高度的社会普及,高密度的受者众众,必然会牵动了上层文化界的目光,而聪慧的擅于审时度势的文化人绝不仅仅隔岸观火,他们势必会挺身而出,涉足其中。而其中涉足者,亦可大致归为两种,一种便是在原有框架中打转转圈的文化人,而他们所拍摄出来的剧集则必然方正有余,趣味稍欠;而另一类的,则擅于将自身的文化优势,兼上其领悟的点点面面,于是,这类剧集的产生,要么成为了众皆称赞的优秀剧目,要么难逃被口水淹没的命运。然而,无论它们结果怎样,这样的将主观方式有机的渗入既定事实的文化现象,都将势必会产生惊人的效果反应。
   
譬如,先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李白与杨贵妃的情感线”。不可否认,仅仅是这十个字,便足足吸引各类人士的眼球。LM,非LM,教内,教外,大家纷纷嚣嚣,有称赞有鄙夷的,既便是咱LM内部,也有反对和支持两路人马。不管这情节感是否有行,但至少有一点,这部片子,已然经由这寥寥十个字,吸引了众多人们的目光,还未开拍,便已然开始火了。
   
其次,无论这条感情线路是何走向,究是是真实的恋了还是仅限于镜花水月,咱都不必,亦没必要如此这般的上纲上线,将此剧拔高至非得丝毫不差的与固定历史相吻合的境地。其实,尤导不是一早就定下了走“秘史”这条线吗?明明已经定了性,咱又何必非得将之整得如同教科书般四平八稳?
   
说穿了,电视剧的本质不过是一种世俗普通的艺术形式能有机吸纳文化现象的一个既定的门类,一个特殊的方式罢了。只是某时,它会因某种原因,夹杂了特殊的情感走向而已。可有的观者又不乐意了,因为爱惜者甚众,他(她)们会摇头直道不行,毕竟如果掺杂的情节过陈过滥,那么岂非会减损一干演职人员的落力演绎?
   
于是,某V又开始碎碎念了。我们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究竟是对主创者们的不信任,还是对演员功力的堪虞?倘若编排得力,序事合理,铺陈妥当,而演员们又演绎得生动如许,那么双赢的美好结局定在前方等候;然后,退一万步,纵使剧集的改编实在负咱们的期望之值,那也没所谓,至少,我们依然能够从演员的精湛表演里获得安慰。套用一句俗话,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
   
当然,这上面的所谓“退一万步”只是另一种假设而已。对于尤导,我还是抱着极大的希望。尤导可说是一个将“拿来主义”奉行至极致的文化人。清剧秘史四部曲,他睿智的保留了历史的原貌且恰好好处的交之拿到所拍的剧集中,在不失历史本真的前提下,又有机的加上自己特有的思考模式,并且将这些繁密的思考以另种新的人文形式,或语言,或肢体,或情节,真实而又华丽的呈现出大清朝以及生活在那个历史年代里各人的命运走向。一篇好的文章,我们会说是情景交融,直抵人心,那么一部好的剧集,则势必实中有虚,方圆相济。
    当然,无可否认,这样的将史实秘说化,难免会遭受文学泰斗或方正人士的指谪。可是,我们只不过是一些普通的观者,电视剧于我们不过是一种茶余饭后的消遣。倘若我们要看正史,要明真实,我们大可抛弃电视剧集,选择更为庄重谨严的历史长卷。毕竟历史剧是一种依托于历史在某些方面又凌驾于历史的一种特殊形式。我想,既使是正剧,亦不可能百分之一百的完全重合于史书之中,否则,艺术的再创造又有何意义。
   
当然,这里的再创造,势必拿捏有度。而尤导,作为中国影视圈的一个知名导演,我想,对于剧集尺寸的拿捏,剧节的掌控,这个曾经拍过好些优秀剧集的名导,内行人,当比我们这些看热闹的外行人更加有着说服力吧?
   
因此,咱也不必心心念念的质疑此剧的缺漏秘史之处,究竟它会不会成为一部毫无营养的肥皂剧,究竟会不会真的出现李杨二人相恋的无稽情节。其实,某V劝大家一句,真的没必要如此较真。咱要相信一句话,外行始终是看看热闹,而内行,才会真正的懂得门道。 

(四)

首先感谢第19F的亲所提及的编剧张建伟,寥寥数语,大家便已心知肚明此编剧绝非等闲,且是拥有着经过市场实践的强大的编剧功力,也因此,这部剧集即使早已被定性为“秘史剧”,却因为拥有了这位够资格的理论家,正确来说实践家兼理论家的倾情加盟,此片势必会将过于浅薄的无稽和荒廖置之门外。
   
然而,我们不能够因为仅仅凭藉此点便高调的拿出来卖菜,原因很简单,金牌导演+金牌编剧+大制作的模式,纵然能够轻易的吸引传媒与受众群的注目,可是,市场不买单的现象却依然不受控制的清晰存在,譬如最近投入大制作翻拍的《红楼梦》,其阵势不可不谓强大,但是,由目前所知悉的来自各方面的反应,相信勿需我多言,大家都了然于心吧。
   
可见,一部剧集拥有了金牌导演+金牌编剧,这种强大的幕后阵容只是一部戏必须的条件,或者说是先决条件,而它们的能量发挥,将会直接影响到该剧的精彩程度及剧集是否成熟是否能为大众所采纳的最后走向,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然而,这部未拍先热的《杨贵妃秘史》剧集,之所以对它抱着希望,只是因为,在我的观点里,尤导,张编,他们不仅具有着正视历史驾驭历史的能力,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将古代人物合适的现代化,运用添加合理的细节消膜历史人物带给普罗大众的隔离感,疏离感,他们尽情尽兴的在历史卷册里徜徉,寻找着灵感,而后理直气壮,信手拈来的进行了艺术的再加工,再创作,久而久之,以“秘”渗入“正”的形式,便成为他们直抒怀胸怀,展现个人理解的最佳方式,而观者也乐于接纳这种新的尝试,另类的解读,不再拒绝与抵触。
   
我想,之所以会出现此种势态,其关键便是编导们有机的去除了令人憋闷的陈词僵化的道学之调,而是从人文怀出发,将那些冰冷冷的高贵的历史人物,或帝王,或将相,尽皆进行了一番鲜活的予情、予生死的感怀和试炼,而这般饱满的人物内心世界的呈现,却极有效的拉向古与今的时代隔离感。而我们这些普通观众于观剧的同时,亦会情不自禁的被剧中人物的命运而喜怒哀乐情怀四溢。
   
于是,我们不再将这些帝王贵胄视为居于庙堂可望而不可即的人们,其实他们在某些方面,亦和普通人一样,有着情不知所以,一往而深;有着情深不寿,慧必而伤的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凄婉苦楚。可以这么说,编与导这些文化人,他们有意无意的将自身的文化感悟以剧本再创作的形式传递了出来,而通过这些有效的在尺度之内的改革变动,观众们亦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令人观之愉悦的精神感应。
   
关于尤导拍摄秘史系列的手法,我一直认为,不管其具体细节如何伸展,其大方向,终是离不开两大主调,第一主调便是于宏伟叙事中层层铺展开剧集整体性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枝枝蔓蔓,第二主调便是在那种特定氛围下的浓郁的环境里,着力阐述了宫廷中人于各类事物的美好追求,并由这两大主调婉延引申出一幕幕真正令人扼腕的悲剧美,或者喜剧美。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截止目前为止,似乎尤导更加偏重于悲剧美的呈现,而真正打动人心的悲剧美,并非那种浅薄的诸如言情小说情节般的悲泣哭闹,它应该是另一种更加内敛的,令人笑着流泪的体会到“悲情,便是将心撕裂开来给你看”的心如刀割,偏又无奈的只能接受的乏力感。譬如,多尔衮与孝庄的在官场局势下不得不牺牲夭折真情缱绻,譬如纳兰与青格尔的今生终是无缘惟盼来生的嗟叹……我们总会不由自主的感受着情之无奈,会意难自止的喟叹着剧中人物被添加了秘史成份的爱恋执着。而这,无一不显示着,即使秘史的杜撰,却依然保持着原有的高度。
   
由此,我们应该相信,于尤导,又或其他的编剧人员,这些高层的文化人,他们在给剧集保持着应有的精神风貌同时,又恰到好处的渗入了与现代社会交相适合的观剧格调,审美情趣。而我们目下最重要的,并非为了杨李之恋而错愕,而应该静静的,等待着剧情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粉丝致《杨贵妃秘史》的公开信(续)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